总想为潘老师的反射弧长辩解

【占tag致歉】

此号停更,抱歉

许久不登这个号……在下竟然还涨粉了,为了避免大家不必要期待我还是说一下吧。

之前发的文我大概是不会更了,毕竟很久了,再次执笔文风一定很奇怪……而且故事线也断了很久,况且我给自己挖了不少坑。

在这个里在下是个三流写手,写文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某些“欲望”,况且说真的,我也觉得自己的文毫无看点。

文章借梗,二改,续写随意

谢谢大家,再见

【教程】我是如何在lof用图链的

无九:

hesa:



大家都知道在lof开车不易,我惯用方式就是做图链,那怎么做图链呢,有一些朋友可能不太会,今天我就来教给大家。

以前我都用zine做图片,现在靠不住了,天天被查,还得靠wps。大家写完以后打开wps,排版以后把文字保存成图片。

然后打开qq空间,建立一个私人相册,不对外公开上锁的那种,传成原图模式。

打开你的空间,点开刚上传的那张图,电脑上有一个“查看原图”,点开后就会出现这张图片的链接,复制下来。

用电脑就很方便,直接在lof点超链接。
或者打开wps的超链接功能,输入地址,上面输入你想显示的文字,就可以得到你想要得到的蓝色文字超链接,接下来复制粘贴...

尸者五十年计划

滴滴滴,滴滴滴……

凛冬的早上,窗帘外的天还只是蒙蒙亮,摆在床头书桌上的旧式闹钟孜孜不倦地准时工作。安迷修呢喃着翻了个身,半响才从被褥里探出只手按掉闹钟。

“雷狮……”

安迷修揉了揉困倦的双眼,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下。而刚离开被窝的温暖,刺骨的冷空气就开始不断地侵犯他全身,骨骼肌开始战栗。安迷修麻利地起身离开床铺,脱下了身上的睡衣,让身体更为直接地与冷空气面对面。

肌肉虽然还在战栗,但身体已经有几份习惯了。安迷修咬紧牙关,将战栗碎在嘴里站在镜子前换衣服。昏暗的屋子里只有几分模模糊糊的光亮,镜子里的那个人棕灰色的头发蓬松而乱翘,似乎还染着几份睡意,只是目光渐渐由呆滞到清晰……安迷修盯着镜子里...

尸者五十年计划(序)

——人类史上最大最恶事件

cp:雷狮x安迷修

两千零六年年初,在全国各地各大小院校失踪了一批数量不一的学生。由于每处院校失踪人数在十人到五十人不等,学生又是群正值独立的群体。在当时,各地政府及教育部负责人以意外事故或学校管理过失给予失踪者亲属慰问和补偿。以至于事件不了了之……

直到这个事件十年后的某天夜里,安迷修在夜晚的街道上看到了一小波人。他们木讷地从安迷修身边,甚至蹭着衣角走过。在那当中,却有一个人深深地映入他的眼帘——雷狮。

对不起【雷安】(短篇)

很久很久以前,人们口中有这样一个传言:“在神复活的第七天的傍晚,对着教堂里最巨大的玫瑰花窗,神会聆听凡人一个愿望”
当然这是有代价的。传言里,没有几个人可以付得起第二次,会去祈求的人们无非都是失意者……

安迷修静静地看着跪在礼拜堂前的少女,火红的夕阳透过玫瑰花窗折射出更为温和的光芒撒在少女身上。她闭着双眼,双手合拢在胸前,樱红的嘴唇微微张合。她似乎在虔诚地祷告,安迷修站在被巨大柱式所遮挡住的一小块阴影中。少女久久没有离去,他无可奈何地也闭上了双眼……

城郊的小镇早已空无一人,凌冽的风卷着细沙。一位衣着怪异的人踏着沉重地脚步向教堂靠近。少女站在教堂门口,显然是等前来的人。那人头戴鸟嘴状面具,身...

【雷安】初次见面〈过位番外

[确认暗表安(幼)设定  故事偏意识流倾向具体时间轴或设定很难解释……此番外在正文时间轴之前

文风很枯燥(那种中世纪黑暗向的风格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写)]

“母亲说,今天和我一起去集市的孩子没有回来。找到我的时候已经天黑了,我躺在村口的大石头边……身体很痛,然而我完全不记得下午发生了什么,我是怎么回来的?那个孩子回到家了么?嗯,说起来,我好像并不知道他叫什么……”

破旧的木屋屋顶渗透微弱昏黄的烛光,跳动的烛芯把书桌前的身影拉得老长,甚至有点狰狞。

“安迷修!不早了,快点熄灯睡了!”

双手缓缓合上了桌面上的笔记本,书桌前的身影转了个身面向通往楼下的隔板。

“知道了,您也早点休息...

【雷安】半刻钟

(超级清水的短篇/片段。就是想写写看他们之间的默契……似乎根本没写出来……)

五点半

“还……还有十层左右……”

安迷修扶着排污管道的接口,踩着飘窗顶稍作休息。

阵阵高楼风在他耳边呼啸,安迷修的耳尖泛着病态的红色,双唇却白得毫无血色。冷汗从他的双鬓流下,胸口剧烈地起伏。

天渐渐亮了,远处泛起一丝鱼肚白。安迷修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他要尽快离开这鬼地方。

“目标发现,准备进行狙击!”

安迷修现在的状态相当不好,才从40楼爬下来基本用完了他所有的体力。他烦躁地扯了扯领带,而这时,长年活在生死边缘的第六感让他下意识松开了手。安迷修用手护住了头纵身坠入一楼的挡雨棚上,顺势滚去了一旁...

【雷安】安迷修和他的泰迪熊

“安哥,你喜欢泰迪熊么?”

“嗯?嗯。不讨厌啊,而且玩偶什么的软软的很可爱呢……”没等安迷修说完一个巨大的玩偶就挡住了他全部的视线。

“喏!送给你~我正愁没地方放呢~”

???

那天,安迷修接到金送给他的等身泰迪熊心里还有点小开心~当时他还想推脱,毕竟这么大的玩偶很贵吧!后来才知道,这是别人在金过生日的时候送的礼物。

“真可惜了,金没收到你的那份感情~”安迷修把泰迪熊放在床边,撸着泰迪熊的耳朵,但布偶又怎么会回应他呢?

安迷修一个人躺在空荡荡的宿舍里,把脸埋在了泰迪熊的肚皮上……毛茸茸的,好舒服……

雷狮觉得他的舍友估计是病得不轻!

雷狮最近晚上撸完串回到宿舍就看见自己的舍友和...

【雷安】过位逃亡者(15)

“教皇大人,我进来了。“

有教皇令在手,安迷修回来一路上都没有障碍。只是……回到这看似神圣却阴森地教堂,安迷修就要直接面对教皇阁下。

胸口诅咒地符文还在阵痛,希望那孩子能安静地睡一觉……直到这该死地战役结束。

“听说你昨天没有回来?“

“是“

“在敌方阵营过夜,第二天安然无恙地回来……你是过来给我解释地么?“

“或者我是来送你一程。教皇阁下。”

安迷修双剑入手,侧身一个走位逼近教皇身边。

“安迷修,别人都忘记了,难道你也忘记了么?”

安迷修,你也忘记了你是怎么变成这个令人遗忘地存在了么?

教皇轻笑着从黑石制的座椅上起来。只见黑石隐隐散发着深红色的光芒,似乎还在搏动……

“...

1 / 4

© 猪帽子酒店老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