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抱歉………………最近混圈了一直没更………………

【雷安/HP】其实我不太擅长动脑子的事

!!

雷安命。:

*标题出自第二季第三集原句,看完之后get到了安哥的傻萌属性(不),于是激情摸鱼,是一时兴起的没有任何质量的OOC傻逼故事


*HP Paro,格兰芬多雷×格兰芬多安,是的他们都是狮院的,而且还是同一级的室友,两人关系比起宿敌更像是互相斗嘴的损友……


*我没有黑安哥的意思!我只是想写个蠢安,不要喷我



“其实,你知道,我不太擅长动脑子的事。”



雷狮看着安迷修咯吱咯吱地咬着羽毛笔,眉头皱成一个团,那可怜的白色绒羽差不多要被他咬得满嘴都是了,决定在这个...

【雷安】初次见面〈过位番外

[确认暗表安(幼)设定  故事偏意识流倾向具体时间轴或设定很难解释……此番外在正文时间轴之前

文风很枯燥(那种中世纪黑暗向的风格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写)]

“母亲说,今天和我一起去集市的孩子没有回来。找到我的时候已经天黑了,我躺在村口的大石头边……身体很痛,然而我完全不记得下午发生了什么,我是怎么回来的?那个孩子回到家了么?嗯,说起来,我好像并不知道他叫什么……”

破旧的木屋屋顶渗透微弱昏黄的烛光,跳动的烛芯把书桌前的身影拉得老长,甚至有点狰狞。

“安迷修!不早了,快点熄灯睡了!”

双手缓缓合上了桌面上的笔记本,书桌前的身影转了个身面向通往楼下的隔板。

“知道了,您也早点休息...

【雷安】半刻钟

(超级清水的短篇/片段。就是想写写看他们之间的默契……似乎根本没写出来……)

五点半

“还……还有十层左右……”

安迷修扶着排污管道的接口,踩着飘窗顶稍作休息。

阵阵高楼风在他耳边呼啸,安迷修的耳尖泛着病态的红色,双唇却白得毫无血色。冷汗从他的双鬓流下,胸口剧烈地起伏。

天渐渐亮了,远处泛起一丝鱼肚白。安迷修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他要尽快离开这鬼地方。

“目标发现,准备进行狙击!”

安迷修现在的状态相当不好,才从40楼爬下来基本用完了他所有的体力。他烦躁地扯了扯领带,而这时,长年活在生死边缘的第六感让他下意识松开了手。安迷修用手护住了头纵身坠入一楼的挡雨棚上,顺势滚去了一旁...

【雷安】安迷修和他的泰迪熊

“安哥,你喜欢泰迪熊么?”

“嗯?嗯。不讨厌啊,而且玩偶什么的软软的很可爱呢……”没等安迷修说完一个巨大的玩偶就挡住了他全部的视线。

“喏!送给你~我正愁没地方放呢~”

???

那天,安迷修接到金送给他的等身泰迪熊心里还有点小开心~当时他还想推脱,毕竟这么大的玩偶很贵吧!后来才知道,这是别人在金过生日的时候送的礼物。

“真可惜了,金没收到你的那份感情~”安迷修把泰迪熊放在床边,撸着泰迪熊的耳朵,但布偶又怎么会回应他呢?

安迷修一个人躺在空荡荡的宿舍里,把脸埋在了泰迪熊的肚皮上……毛茸茸的,好舒服……

雷狮觉得他的舍友估计是病得不轻!

雷狮最近晚上撸完串回到宿舍就看见自己的舍友和...

【雷安】过位逃亡者(15)

“教皇大人,我进来了。“

有教皇令在手,安迷修回来一路上都没有障碍。只是……回到这看似神圣却阴森地教堂,安迷修就要直接面对教皇阁下。

胸口诅咒地符文还在阵痛,希望那孩子能安静地睡一觉……直到这该死地战役结束。

“听说你昨天没有回来?“

“是“

“在敌方阵营过夜,第二天安然无恙地回来……你是过来给我解释地么?“

“或者我是来送你一程。教皇阁下。”

安迷修双剑入手,侧身一个走位逼近教皇身边。

“安迷修,别人都忘记了,难道你也忘记了么?”

安迷修,你也忘记了你是怎么变成这个令人遗忘地存在了么?

教皇轻笑着从黑石制的座椅上起来。只见黑石隐隐散发着深红色的光芒,似乎还在搏动……

“...

【雷安】过位逃亡者(13)

安迷修刚潜入军营里,就见到疾走的巡逻部队。

“奇怪?我应该还没被发现才对……”
“噗~你这么背的运气的么?等等,躲起来,两边都来人了!”
“哎!?”安迷修环顾了一下四周,都是帆布的大帐篷。
“这要往哪躲啊?“

整齐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只是安迷修的心脏的跳动声似乎正好可以盖住。

“上面!“
“哈?“
“帐篷上面!找落脚点!“
“可是瞭望台还有放哨的。“
“躲过一波是一波!“

破罐子破摔吧,双剑凝聚,安迷修借着对地面攻击的反作用力腾空翻上一个帐篷顶。

“哇~“
然而帐篷的就力点并不那么好找,安迷修一脚就踩进了柔软的布料里,惊呼声脱口而出。

“喂喂,管好你的嘴!“
“我也……“想字还没出口,两拨巡逻兵就在临...

【雷安】过位逃亡者(12)


自安迷修答应成为教皇的助力之后,战场上就多了一个奇怪的传说——“杀戮幽灵“。

“教皇大人的命令,严密保卫皇城,里面的人不得出来,外面的人不得入内!“安迷修手里拿着银色的令牌对侍从们吩咐道,不出所料地获得嫌弃而鄙夷地眼神。只是他们会乖乖听话的,因为教皇令在他手里。

“见此令如见教皇“那个大叔是这么和他说的……

中午烈日下的沙场被蒸腾地一片恍惚,而到了这个双方休战的午休时间,正是安迷修开始工作的时间。

“你不行啦,换我来!“

“谁说我不行的!!……这次让我来……拜托。雷狮说过,这两把剑是我的能力……不……或许杀戮就是我的能力,我要用我的方法使用它们。”

“愚蠢……明明我来你会轻松很...

【雷安】过位逃亡者(11)


硝烟弥漫了整个都城,街上早已没有摊贩,四处都是马蹄声、兵器碰撞声和惨叫声……

雷狮以皇室的名号向都城里的神殿发起进攻,这一切并不顺利,甚至损失惨重。虽然各地的贵族都纷纷响应了雷狮的三王子的名号,但这个尘封以旧的世界依然信仰着神明,百姓们称雷狮为邪恶的异教徒。

雷狮冷眼望着被士兵们看守住的一群村民,他们相互扶持用厌恶了神情盯着领头人,似乎想用眼神把雷狮盯穿。

“可恶的异教徒!你俘虏我们也没用的,神会守护我们,用我们的鲜血诅咒你们!!”

其中的老妪冲着雷狮不停地谩骂着。

“愚昧”

雷狮不屑于打理,这片地方教皇的人已经放弃了,然而深入人心那腐朽的教皇主义才是雷狮现在最大的敌人。

这群疯...

【雷安】过位逃亡者(10)

每位王子的成人礼,都是全国上下的一件大事。

刚满十八岁的雷狮穿着裁剪得体的礼服站在露台上。城堡四周挂满了彩旗,人们汇集在万人广场上前来祝福……

到处都是愉快的喧闹声,而雷狮的心里却十分平静。

“三王子阁下,您该前去礼堂了。”侍女轻声提醒道。

“嗯……”雷狮似乎还有点留恋这喧闹中的一份寂静,但还是应声到,“好的我知道了……”

礼堂门口,一个身影冲冲而至。

“雷狮,你怎么这么慢!我差点都要去找你的了!这是你的成人礼,你知道么?全国人民都会给你祝福,你该准时点!!”

“嘛……这不时间刚刚好么……”雷狮不耐烦得挠了挠梳理整齐的头发,让它又自然得乱了几分。

“不过……全国人民的祝福,包括...

1 / 4

© 十草君 | Powered by LOFTER